在山的那边

在山的那边,是什么?驱车越过连绵山头,深陷于漫山盈绿的果林,在此,满藏幸福。

“阿宣,得吃南瓜桔了,我下午到县城送货,也欢迎你进园采摘。”朋友阿城中午从果园发来丰收的果实照片。一个个个头匀称的小桔子外表看起来像极了小南瓜,故名南瓜桔。阿城和弟弟子承父业,掌管着近百亩山地。春耕夏种,柚子、橘子轮番上演,林下经济多元发展,老少妇幼在深山中劳作不亦乐乎。

南瓜桔经过长时间的孕育才换得一季的华丽转身,阿城一家任劳任怨,早出晚归,除草施肥,辛勤采摘。我把丰收的消息发到好友群,瞬间引来众人围观,一单、两单,不一会儿就接了十几单,阿城可要加单咯。由于没有经验,一开始大伙你一言我一语下订单比较凌乱,送货地址不一。于是在果园忙着的阿城托我给他整理好订单,我也从发出消息的一刻起开始充当“老板娘”,答疑解惑,让大伙重新接龙下单,备注好姓名、购买数量、送货地点,不一会儿就接出一份一目了然的订单。众人拾柴火焰高,我得以稍微解脱。

来到果园,顺着定位摸过去,只见一辆绿色的皮卡车,停在路中间,挡住通往里面的路。三五“放养”的小孩童一个在车头,几个在车尾。小小的他们,一个比一个黑。见有人来,纷纷探头张望,在车里不吵不闹很是乖巧。走到岔路口不见其人,先闻其声,“阿宣,在这边……”我闻声转过身去,只见一条斜斜的草坡,一块白红紫色相间的塑料布摊开在地上,上面倒满了南瓜桔,黄艳艳的略带着少许绿色的枝叶。阿城夫妻和其弟、弟媳一家人身着便装,蹲在地上马不停蹄挑选水果、装袋。地上已整整齐齐打包好了十几袋,但显然不够。此时已是下午四点,距离约定的送货时间已不远。“阿宣,好久不见。”我定睛看了看眼前这位衣帽遮挡严实、皮肤黑得发亮的妇女,原来是阿城的妈妈。她拎着一桶水果,手臂勒出一条深深的勒痕,还没来得及放下水果,便热情和我打招呼,随后一个身材高瘦的身影从果园里健步走出来,细看是阿城的爸爸。只见他肩上扛着一个框,矫健地走到儿媳跟前,把框从高高的肩膀上卸下,顺势往塑料布上一倒,金灿灿的南瓜桔像一个个可爱的小宝宝高兴地拥入果堆。我往果园一站,假装自己拥有着眼前这片“水果产业园”,假想该如何为人生中这第一份“大单”负责。订单接连不断,按照现在的速度,要远超约定的送货时间,见情况不妙,我笑着说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一家人异口同声笑起来:“就等你这句话了。”于是我撸起袖子加入果农大军,和他们一起并肩劳作。

大人们加快速度,小娃们则在一旁狂欢,果园里的树丛、绿草、斜坡成了他们乐园。一边是忙不可开交的果农,一边是不断催促送货的电话,和此起彼伏的打闹声交响悦耳,紧张和欢乐,都在天空中回旋。时间在采摘、挑选、装袋、标记、装货、卸货中度过,分秒必争。水果顺利送出去了,果园里只留下爷爷奶奶和一群小孩儿。一不留神,懂事的小孙子早已拿起袋子径自去摘野菜。

短暂的“城乡合作”虽然结束了,但山那边的一幕幕还徘徊在我的脑海,城乡碰撞出的智慧、精彩又怎会止步于此。阿城在探索振兴乡村的道路上遇到过不少坎坷,但在大多数年轻人向往城市生活的年代,阿城及家人们选择坚守农村,守望深山老林,远离城市的喧嚣和繁华,用心耕种,忙碌着奋斗着,充实着快乐着,并赢得城市人的倾心,最终收获属于他们独有的“诗和远方”。在山的那边,还有数不清的“世外桔园”崛地而起,那是勤劳肯干的农民撑起的中国美丽乡村宏伟蓝图的灿烂明天、幸福家园。

  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